当前位置: 乐呵网 > 爱做家常菜 > 新闻中心 >

翻 译 规 则

时间:2017-02-24 09:1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p> ——肖乾 1992 三十年代曾有一位李嘉慈传授(英国人)在北京讲过学。他在他所著的《意义学》一书中,把"意义"分为四种,即含义、情感、口气及意向。我看这种分法很可实用于翻译
p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肖乾 1992

 三十年代曾有一位李嘉慈传授(英国人)在北京讲过学。他在他所著的《意义学》一书中,把"意义"分为四种,即含义、情感、口气及意向。我看这种分法很可实用于翻译工作。当你译科技或文件时,"含义"应占第一位。是以,宜用一字不动的直译法。然而,当你译文学作品(不论是一首诗照样一篇散文)时,起首应推敲若何传达原作的情感内容。原作假如是忧伤的,或讽刺的,或滑稽的,译者应起首把握住交尽力传达给译文的读者。假使原作的意图是使读者笑,而译文读者在读了之后一点不认为其好笑,那么,不论译得多么忠诚,我也认为是掉败了。好的译文永远不会把读者引入歧途,也永不曲解原作。这就是译文质量之地点。
  对于翻译技能,历来有两种看法。一派认为,既然你译的是外国作品,就应保持些"洋"味--包含句法。另一派认为,你既然在把一篇外国文字译成中文,就必须用通顺且恰当的中文。不仅在文字上忠诚,也要忠诚于原作的情感内容。换言之,使中文读者能进入原作的意境。
 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。当我把《好兵帅克》这部捷克小说的英译本译成中文时,全书赓续出现Sir这个字,几乎每页都出现几回。原作的这位主人公是个部队中的一名通俗士兵,他每次同长官讲话,敬礼之后必先说一声Sir。并且这也是全书惹人掉笑的一部分。假使我把Sir直译成"师长教师",那就既破坏了全书的虎帐氛围,也掉掉落了原作的讽刺语调,从而也就曲解了帅克这个形象。我没那样做,而把它改译为"申报长官"。那是旧时中国士兵同上级谈话时的习惯用语。这只是个极简单的例子。在文学翻译中,这种"变通译法"经常须要应用。这里也包含翻译技能的一个重要方面。
  一个胜任的翻译家应当同时从事些研究工作,翻译公司是指以盈利为目的,从事商业的翻译经营活动并为客户提供翻译服务的企业或者实业,其主要形式为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两种形式,对所译作者的生平及思惟应有必定的懂得。我偏向于把翻译家分作二类。一类是即兴的(或打游击式的)翻译家,另一类是阵地翻译家,他们往往以毕生精力体系地翻译一两位外国作家的著作,如潘家洵之于易卜生,傅雷之于巴尔扎克以及沙成之于契可夫。这类翻译家往往在翻译之余,也从事研究工作。
  我敬慕这后一类翻译家。不幸,我本身属于前一类。三十年代,我有时搞过一些翻译。1956年,我又译过一些。1979年,当我又从新拿起笔时,我的第一个义务刚好是翻译易卜生的"培尔·金特"。此剧后来在北京上演两次。客岁又在喷鼻港表演。
我否决对翻译的歧视,不认为翻译比创作低。然而这反应在稿酬的高低上。三十年代,鲁迅、茅盾和巴金都既创作又搞翻译。创作是一个国度的主力。然而,翻译也同样重要。它是一间房子的窗口。它可以放进新鲜空气,并可以让我们看到外面的一切。
  今朝,我正与我爱人文洁若在合译乔伊思的《尤来西斯》。我们认为这部写于二十年代的意识流小说,应当介绍到中国来。然而我宁愿写十本书,也不肯从事这项翻译工作。可是假如我们不译,上海翻译公司,立足于为大众提供最专业、最多样化的翻译服务,是互联网时代新型的语言信息服务提供商,这本书在我国文艺界就依然是个迷津,是个空白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